雪莱特业绩靠子公司支撑 后者大客户股东疑与陈建顺交集-

作者: admin 分类: 房产 发布时间: 2019-04-27 16:51

对于雪莱特的业绩而言,富顺光电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事实上,从2014年开始,雪莱特便频频斥资发起投资、并购,但并购过来的项目,多数并不令人满意。随着传统业务逐年下滑,再加上子公司的持续亏损拖累业绩,如今雪莱特的利润严重依赖富顺光电。但富顺光电的业绩靠得住吗?另外,富顺光电几家大客户的背后,均出现了名为“陈志明”的人士,他们是否为同一人?若都为福建宇福总经理陈志明,那他身后的公司为何要频频采购富顺光电的产品?

每经记者 莫淑婷 王晶实习编辑 魏官红

从2014年开始,雪莱特便频频斥资发起投资、并购,其也被外界戏称为并购之王。但并购过来的项目,多数并不令人满意,如今雪莱特的利润严重依赖富顺光电。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富顺光电2016年才跨界转型充电桩业务,但其充电桩业务的毛利率却非常高,超过科士达与易事特。但好生意背后,却是大量应收账款堆积而成。更糟糕的是,随着《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深入,发现富顺光电多个大客户的股东疑与雪莱特第二大股东、副总裁、富顺光电董事长陈建顺有交集。

富顺光电挑起雪莱特业绩大梁

对于雪莱特的业绩而言,富顺光电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

以2016年为例,雪莱特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050.39万元,而富顺光电的净利润超过7000万。

2017年同样如此。富顺光电当年净利润为9177.27万元,雪莱特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587.02万元,富顺光电净利润占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例高达164.26%。这意味着,如果不是富顺光电苦苦支撑,雪莱特的业绩将出现亏损。

事实上,从2014年开始,雪莱特便频频斥资发起投资、并购,其也被外界戏称为并购之王。但并购过来的项目,多数并不令人满意。

2014年,雪莱特为进一步拓展产业链,以4.95亿元的交易价格并购了以LED照明产品、LED显示系统以及柜台服务产品为核心的富顺光电;2015年增资主营无人机、手持云台的深圳曼塔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曼塔智能),实现了控股;2017年,公司以3亿元全资收购深圳市卓誉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开拓动力锂电池生产设备业务;今年2月初,雪莱特继续宣布筹划购买教育资产,但由于交易双方未能就此重大事项的交易方案内容达成一致,最终收购告吹。

完成这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并购后,雪莱特目前的业务范围已经涉及光科技应用、智能消费电子、高端智能制造、汽车核心零部件、教育等多个领域。但糟糕的是,其并购后遗症也开始显现。尤其是曼塔智能,不但没有产生收益,反而持续亏损拖累雪莱特业绩。

雪莱特公告显示,曼塔智能2016年、2017年以及今年上半年相继亏损2640.36万元、亏损3915.90万元和亏损1607.74万元。今年上半年,曼塔智能营收为-646.20万元。

对此,雪莱特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称,由于曼塔无人机技术开发与产品设计周期长,研发费用及销售渠道投入大,故持续处于亏损状态。值得一提的是,雪莱特入股前,曼塔智能的股东为自然人王军及金海,而据当时的公告显示,王军为雪莱特控股股东兼董事长柴国生姐姐的儿子。

曼塔智能何时可以实现盈利仍是未知数。9月20日下午两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抵达了位于深圳宝安区石岩街道塘头一号路创维创新谷的曼塔智能。根据工商变更信息,该公司变更后的办公区域为D栋701、801和901。但实际上,曼塔智能的办公区已有所缩减,7楼如今是安升电子(深圳)有限公司,而8楼处于关闭的状态,只有9楼才是曼塔智能的办公区,整个办公区显得非常冷清。

一楼的牌子表明8-9层是曼塔智能,实际上只有9层为办公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晶 摄)

曼塔智能9楼前台(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晶 摄)

对此,曼塔智能的一位员工小何(化名)告诉记者,最近有人在总部培训,也有人请假,所以办公区人比较少,而且这里的房租比较贵,员工都搬到9楼了,公司大部分人都在总部上班,这里主要是研发和市场的员工。

曼塔智能无人机(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晶 摄)

众所周知,投资、并购是上市公司做大市值惯用的套路之一,但屡屡亏损的标的资产势必会给收购方带来较大的减值风险,而雪莱特已对曼塔智能计提了1500万的减值准备。

随着传统业务逐年下滑,再加上子公司的持续亏损拖累业绩,如今雪莱特的利润严重依赖富顺光电。但富顺光电的业绩靠得住吗?

应收账款撑起销售额

公开资料显示,富顺光电原来是从事LED照明行业的,2016年切入充电桩业务后迅速起量,虽然是充电桩行业的新人,但富顺光电相关业务的毛利率非常高。

2016年、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雪莱特充电桩设备及系统系列的毛利率分别为45.50%、44.98%和33.65%,而同期科士达新能源充电设备的毛利率分别为42.51%、24.66%和29.45%;易事特对应的新能源汽车及充电设施、设备的毛利率分别为31.78%、26.26%和27.21%,均低于富顺光电。由此来看,富顺光电的充电桩业务真是一笔好生意。

但这好生意,却是由大量应收账款堆积而成。

根据雪莱特2017年财报,公司2017年年末的应收账款大幅增长至5.50亿元,而2016年末为2.31亿元。公司解释称,应收账款的增加,主要系报告期末公司充电桩销售业务增加所致。2018年上半年末,雪莱特的应收账款进一步增加至6.70亿元,公司对此的解释仍是充电桩销售业务形成的应收账款增加所致。

记者注意到,富顺光电的充电桩业务能够迅速大量销售,与3笔大额订单有关。

根据雪莱特披露,2016年8月、10月以及2017年11月,富顺光电分别同南京荣悦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荣悦)、嘉旅(北京)新能源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旅新能源)、福建元隆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元隆智能)签署了《销售合同》,合同总金额分别为1.05亿元、2.10亿元和1.50亿元。

但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

记者通过天眼查发现,无论是南京荣悦、嘉旅新能源还是元隆智能,背后均出现了与福建宇福总经理陈志明同名的人士。南京荣悦由江苏速仕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速仕通)100%持股,名为陈志明的人士持有江苏速仕通30%股份;嘉旅新能源的股东中虽然没有出现陈志明的身影,但是其与嘉旅新能源共同持股北京嘉旅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嘉旅新能源),持股比例并未公开;至于元隆智能,与陈志明同名人士持有70%的股份。

陈志明是谁?这些公司背后的陈志明是否为同一人?若都为福建宇福总经理陈志明,那他身后的公司为何要频频采购富顺光电的产品?

多份销售收入打架

2016年10月,富顺光电与嘉旅新能源签署了充电桩《销售合同》,嘉旅新能源向富顺光电采购FSEV-DCY15/500-A1移动式直流充电桩2万台,每台结算单价1.05万元,合计金额为2.10亿元,交货期限为合同签订后5年内分批交付。截至今年上半年,富顺光电已按合同相关约定出货1909台,已确认收入2004.45万元?

根据嘉旅新能源官网上新闻中心的介绍,公司的车型均为货厢长度3.7米以下、载重1.5吨以下的微型厢式物流车,并且,嘉旅会为每一辆货车配备一个移动充电桩,即一车一桩。9月23日,记者以租赁名义致电嘉旅新能源,相关员工透露称,嘉旅目前的物流车数量在1400辆左右,运营的车辆数为1000辆左右。

这就意味着,要想按期完成合同约定,未来3年内,富顺光电要向嘉旅新能源出货18091台,而嘉旅方面的物流车也要扩张至2万辆。

嘉旅(北京)新能源汽车租赁有限公司门口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晶 摄)

9月18日,记者走访了位于北京市丰台区万兴路1号院2号楼的嘉旅新能源,抵达公司一楼大厅后,记者看到角落里堆放了很多富顺交付的型号为FSEV-DCY15/500-A1的移动式直流充电桩。而富顺光电的相关工作人员就在嘉旅新能源的店内,当记者表示想要购买上述充电桩时,该工作人员称,一台的价格为1.05万元,如果购买5~10台,会更加优惠。

一楼大厅角落里堆放了一些富顺光电的移动充电桩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晶 摄)

嘉旅新能源物流车正在用富顺光电的充电桩充电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晶 摄)

此外,上述工作人员还透露称,富顺一年实际给嘉旅的出货量在500台左右,具体的出货量会根据嘉旅车辆的数量定。当时公司签合同的时候,签订的数量是比较多,但其实嘉旅并没有这么多车,所以买了也没有什么用。

除了数量方面令人心存疑惑,金额方面也颇有蹊跷。《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雪莱特在2017年4月12日回复深交所2016年年报问询函时表示,截至2016年末,富顺光电已销售给嘉旅新能源移动式充电桩410台,确认销售收入367.95万元。但雪莱特在2016年年报中却表示,已销售给嘉旅新能源移动式充电桩410台,确认销售收入为430.50万元。

无独有偶。不仅嘉旅新能源方面的订单存疑,富顺光电和南京荣悦之间签署的《购销合同》也有不少疑点。

2016年8月,富顺光电与南京荣悦签署了充电桩《购销合同》,南京荣悦向富顺光电采购60KW直流充电桩2500台,每台结算单价4.20万元,合计金额为1.05亿元。截至2018年上半年,富顺光电已出货860台,已确认收入3516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南京荣悦是一家生产销售金融电子设备的专业公司,为富顺光电的江苏总代理。其母公司江苏速仕通是一家专业从事汽车充电桩的生产、销售及运营一体化服务的公司。《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南京荣悦与江苏速仕通的座机电话完全一致。

9月21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致电江苏速仕通,据相关工作人员透露,公司的充电桩就是富顺光电的产品,公司是富顺光电的销售商。该工作人员还告诉记者,你从富顺买(充电桩)是比较贵的,但从我这里买肯定会比较便宜。

值得一提的是,《购销合同》显示,南京荣悦向富顺光电采购的直流充电桩每台结算单价4.20万元,而当记者表示需要购买该产品时,上述江苏速仕通工作人员称,价格不到4万即可。

2017年4月12日,雪莱特在回复深交所2016年年报问询函时也披露了富顺光电和南京荣悦之间的销售收入。截至2016年末,富顺光电已销售该充电桩100台,确认销售收入358.97万元。但是在其2016年年报中,公司披露称已出货100台,已确认收入420万元。

2017年11月,富顺光电与元隆智能签署了充电桩《购销合同》,元隆智能向富顺光电采购FSEV-DCL120/750/12-A3直流充电桩2500台,每台结算单价6万元,合计总金额为1.50亿元。截至2018年6月30日,富顺光电已出货0台,已确认收入0元。

而在合同签订之前,截至2017年10月,富顺光电曾就充电桩业务与元隆智能签订合同发生交易金额为2533.33万元,占富顺光电充电桩业务收入的20.68%。

富顺光电大客户疑与陈建顺有交集

对于上述三笔销售订单,一位资深的充电桩行业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因为充电桩的价格一直在下降,去年一台设备卖七万,今年可能就五六万。这几个订单这么大的量,可能到明后年都交不完,不知道为何会这样签。

经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方调查发现,几个大单背后的同名人士陈志明,同富顺光电以及陈建顺有诸多交集。

根据雪莱特收购富顺光电时披露的信息,有一个叫陈志明的人士,于2004年以实物出资30万元的方式成为了富顺电子(富顺光电前身)的股东,并于2008年将其所持公司1.96%的股权转让给陈建顺。

另外,漳州市龙文区科学技术协会网站上有一则福建富顺电子有限公司科学技术协会的相关信息,信息显示,福建富顺电子有限公司科学技术协会成立于2009年10月15日,主席为公司董事长陈建顺,秘书长为公司副总经理,也叫陈志明。

但上述两个陈志明,是否为富顺光电大客户背后的陈志明,记者未能进一步核实。

而在2017年12月27日之前,福建宇福工商登记的法定代表人为陈志明,并以公司总经理身份为企业剪彩揭牌,而该公司被指为陈建顺投资。

记者还注意到,富顺光电旗下的漳州台商投资区顺腾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注册地在漳州台商投资区角美镇福龙工业园英明路11号。陈志明此前任法定代表人的漳州台商投资区顺来电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也在此。

此外,据海峡都市报漳州新闻中心公号海峡微漳州的一篇文章介绍:漳州市发改委、财政局联合出台了《漳州市2016年电动汽车充电设施建设补助资金实施细则》,当年共有四家企业申请了补助。2017年申请企业增至六家:特来电、龙海公交公司、城盛新能源,另外三家都是富顺光电旗下的子公司。

那么海峡微漳州这篇文章所称的富顺光电旗下三家子公司都是哪些呢?2018年2月,漳州市发改委网站公布了2017年最终的资金奖补名单,分别是:漳州城盛新能源公司、漳州明灿电子公司、福建宇福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漳州市华达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厦门金龙特来电新能源有限公司、龙海市公共交通公司共6家企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除了特来电、龙海公交公司、城盛新能源三家外,另外三家是明灿电子、福建宇福、漳州市华达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其中明灿电子最初的法定代表人名为陈志明,漳州市华达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联络员也于2017年7月变更为名叫陈志明的人士。

其中的交集远不止这些。

9月18日,记者走访了漳州市龙文区鹤鸣路21号,即上文提到的福建宇福仓库。记者在厂房附近的路面指示牌发现,该地曾为漳州富顺电子有限公司(富顺光电前身)厂区,目前厂区内有多家公司入驻,厂区右侧的楼房则为富顺光电员工住宿区。一位穿着富顺光电工作服的员工告诉记者:这边仅为员工住宿,公司(富顺光电)厂房并不在这边。

鹤鸣路21号厂区内部有一个较大的电动汽车充电站,现场有十几辆电动汽车正在充电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莫淑婷 摄)

电动汽车充电站内充电桩(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莫淑婷 摄)

同时,该地址也是漳州市福顺达计算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顺达)旧厂。工商资料显示,陈建顺持有福顺达6.44%股权。

在厂区内部,有一个较大的电动汽车充电站。充电站内55个充电桩均为富顺光电的产品,现场有十几辆电动汽车正在充电。通过扫描充电站公示的运营平台顺来电的微信二维码,记者进入了名为顺来电新能源的微信公众号。该公众号显示,公司从事新能源汽车充电运营业务。

记者注意到,微信公众号顺来电新能源的账户主体为顺来电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来电),另一个微信公众号顺来电的账户主体则为漳州市明灿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灿电子)。这两家公司最初的法定代表人均名为陈志明,在2018年7月先后变更为柯维维。明灿电子的注册地址与顺来电的办公地址也同样位于鹤鸣路21号。

记者打开顺来电官网后发现,该官网最先显示的是富享生活,顺领未来字样,展示的产品也与富顺光电的产品高度相似。顺来电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公司整批采购富顺光电的充电桩,运营的充电桩均是富顺光电品牌。即便你从富顺(光电)那边直接采购,也是由我们这边负责运营,此外,我们这边的产品价格会比富顺(光电)报价便宜。据其介绍,目前顺来电已建(充电)桩4000多台,公司在漳州的售后团队有十几人,事实上我们也是今年才真正开始在漳州运营,去年运营的量并不多,真正上规模的话是在今年。

通过咨询多位出租车司机,记者了解到,漳州的电动汽车并不多,电动汽车充电站也偏少。对此,记者随机走访了顺来电在漳州市内运营的3个电动汽车充电站。公众号显示,漳州宾馆内的电动汽车充电站正在建设中,共12个电桩,0个空闲。记者在现场发现,该充电站内充电枪身均标有福建宇福的品牌标识,现场并未有车辆在充电。附近保安告诉记者:一个多月前有司机尝试使用其中一个充电桩充电,不过那个司机说充了1个多小时都未能充上。

记者又来到一家新能源电动汽车体验中心门前的充电站。公众号显示,该充电站对外开放,共6个电桩,4个空闲。一位正在充电的司机告诉记者:漳州普遍使用顺来电软件,充电桩在医院布局较多,但是的确会存在充电桩不能使用的情况,比如隔壁这台就不能用。

此外,公众号显示,位于九龙公园的充电站正在建设中,共30个电桩,0个空闲。记者走访后并未发现有充电桩布局的痕迹。事实上,公众号中显示的充电站大多如第一个和第三个充电站那样是灰色的(正在建设中),市内真正对外开放的充电站并不多。

目前,顺来电运营处于起步阶段,福建宇福拖欠多家企业货款,陈志明也已退出多家公司,而位于小港北路38号富顺光电科技园摆放着大量的充电桩成品。9月25日晚间,记者试图联系陈志明进一步核实相关信息,但在记者表明媒体身份后,陈志明挂断了电话。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